官方电话
新闻资讯
新闻资讯

罕见的操作:科索沃动荡再起,美西方为“大局”向科当局施压

发布时间:2023-06-03 16:48:44
  |  
阅读量:144
字号:
A+ A- A

当地时间2023年6月1日,科索沃地区,北约驻科索沃国际军事特派团加强了兹韦钱的安全措施。 

当地时间5月29日,北约领导的“科索沃和平实施部队”(KFOR)在科索沃北部城市兹韦钱(Zvecan)与塞族示威者爆发冲突,导致至少34名士兵受伤,为近十年来最大损失。另据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称,至少有52名塞族人在事件中受伤,其中三人伤势严重。将北约部队卷入之后,科索沃(指科索沃临时当局)北部地区阿族与塞族的冲突引发了国际关注。

image.png

冲突发生后,北约一面对科索沃当局近来的举动保持批评态度,同时决定向科北部地区增派700名军人。受制于此前的安理会1244号决议,塞尔维亚无法在科索沃的塞族聚居区大规模部署军队,只能派遣少量安全人员。但在科当局和北约一连串动作后,贝尔格莱德又难以坐视事态发展,于是也宣布将向塞科边境地区部署军队开展演习,当地事态遂有进一步升级之虞。

当地时间2023年5月31日,科索沃地区,兹韦钱,塞族人聚集在市政大楼外。科索沃防暴警察与驻科索沃国际军事特派团军警守卫着市政大楼,并加强了措施。

科当局罕见遭美国谴责

此次冲突的直接导火索是一场延期举行的选举。塞族人占多数的科索沃北部4个城市原定2022年12月举行地方选举,但去年秋季因科索沃当局禁止前塞政府车牌照使用,引发北部塞族抗议,并与科索沃警察发生交火对抗,升级的紧张局势导致地方选举被推迟到今年4月。

4月底,科索沃当局在北部地区举行了临时选举,希望通过选举重新掌控北部地区。当地主要塞族政党抵制选举。塞族人提出,参加选举的条件是为科索沃的塞族城市给予新的自治地位,被科索沃当局拒绝。

到了选举日,仅有3.47%的北部选民参与了投票,科索沃北部省份普里什蒂纳按照投票的最终结果委派民主党和自决运动党候选人为科索沃北部城市市长。各位市长在普里什蒂纳宣誓就职后,5月26日,开始来到所在城市就任。当地塞族人认为,在占人口95%以上的绝大部分居民都抵制该选举的情况下,科当局强推阿族市长到任,荒谬至极,因此发起了激烈抗议。

科索沃临时当局也预估到市长就任可能存在安全风险,因此提前派科索沃特警部队护送新任市长们到达北部城市的市政大楼,暂时封锁道路,并阻碍了大多数塞族职员来上班。于是,塞族职员在市政大楼前强烈抗议特警的干涉,争吵很快演变为小型冲突。不久,北约驻科索沃部队到场维和,隔开阿方人员与塞族抗议者。几个小时后,越来越多的塞族人聚集在大楼前。

据塞尔维亚媒体报道,冲突第一天,北约驻科索沃部队中就有超过300名士兵来到北米特罗维察、兹韦钱和莱波萨维奇等塞族聚居城市,在塞族抗议者与北约驻科索沃部队(KFOR)的冲突中有50多人受伤。对此,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立即召开国家安全委员会紧急会议,并要求“国际社会”(西方)让他们的“孩子”(指科索沃临时当局)听话。

紧张局势开始不久,以所谓“五国”(美、英、德、法、意)为首的国际社会要求科索沃当局立即保持克制,避免局势升级。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和科索沃“总理”库尔蒂均取消近期议程的其他事务,高度关注事件进展。

与以往的冲突事态不同,本轮局势升温后,美国等西方国家立即给科索沃一方“泼冷水”。

五国大使中的美国驻科索沃大使霍夫尼尔警告科索沃“总理”库尔蒂,要其停止“挑衅性”活动并让科索沃特警回到普里什蒂纳。他在与库尔蒂会谈时建议,新任市长暂时不应该到北部城市就任,可以继续留在普里什蒂纳开展工作。会谈中,库尔蒂同意,北部的紧张局势需要缓和,但他强调,正在参与抗议活动的塞族人不是普通干部,而是“贝尔格莱德远程遥控的塞族极端分子”。

北约秘书长延斯·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等人也警告科索沃不要采取单方面的、破坏稳定的措施。前者称,暴力正在削弱科索沃乃至整个地区,并让这个巴尔干国家加入北约的希望变得“岌岌可危”。

美国驻科索沃大使霍夫尼尔(Jeffrey Hovenier)则更进一步,在5月30日宣布,科索沃已被逐出以美国为首的欧洲军事演习。这是美国首次对科索沃实施制裁。

但与此同时,北约也作出了向科索沃与塞尔维亚靠近地区增兵的决定。北约秘书长5月31日宣布,北约将再部署700名军人到科索沃维和。

到5月31日为止,塞族公民在每天上班开始前继续在市政大楼前集会,抗议北约驻科索沃部队进入北部城市,并强调,新任市长们进入的这些市政大楼都是由塞族人建造的,塞族人天天在这里工作,所以塞族人有权利自由进出大楼上班。

当地时间2023年5月31日,科索沃地区拉霍维奇,塞尔维亚网球名将德约科维奇壁画遭恶意涂抹。据报道, 29日,德约科维奇在法国网球公开赛首轮战胜对手后,在现场摄像机的镜头上用塞尔维亚文写下一句话:“科索沃是塞尔维亚的心脏,停止暴力。”

塞尔维亚总统和政府对科索沃北部塞族的抗议表示支持,宣布塞尔维亚军队进入最高战备状态,并向国际社会发出警告称,塞尔维亚不希望科索沃的阿族军队(指科索沃特警)攻击塞族人,否则塞尔维亚军队应该进行干涉。同时,武契奇也多次劝告北部塞族抗议者不要回应特警的挑衅,因为“他们想让塞尔维亚军队动手,然后向欧盟施压对塞尔维亚实施制裁,如同对俄罗斯那样。”

6月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朔尔茨要求科索沃北部4座城镇重新举行地方选举,以解决目前科索沃的紧张局势。

有法国媒体对此评论称,国际社会普遍认为,此次北部紧张局势升级的主要原因在科索沃阿族一边。因此,近日美国国务卿和一些欧盟代表已向科索沃当局表示谴责。法媒还分析称,在欧盟看来,长期被视为“刺头”的塞尔维亚近来已有乌克兰问题上松动亲俄立场、靠近西方的迹象。同时,欧盟也正推动塞尔维亚和科索沃走向“和解”乃至互相承认,最终实现双方同步入盟。因此,在此关头没有必要进一步“刺激”塞国内的民族情绪,而科索沃当局推动局势升级的做法则殊为不智,对其坐视不管可能影响大局。

当地时间2023年5月31日,科索沃北部的兹韦钱市,北约领导的驻科索沃军事特派团(KFOR)在兹韦钱的抗议活动趋于平静之际采取措施。

武契奇轻装上阵以退为进

5月26日,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宣布辞去执政党前进党党主席职务。反对派将此视为武契奇在“内外交困”下的“让步”。去年11月以来骤然升级的科索沃危机,虽然没有演变为武装冲突,但进一步挫伤了塞尔维亚和欧盟的关系。而今年5月以来,连发的恶性枪击案导致全国性游行抗议。半岛电视台称,这是本世纪以来塞尔维亚规模最大的示威活动。呼吁武契奇下台,是游行的诉求之一。

“从明天起,我将继续担任塞尔维亚全体公民的总统,但不再是某个政党的领袖。”26日,在克拉古耶瓦茨市举行的党代会上,武契奇宣布了一个重要决定。

虽然不再是前进党主席,但武契奇表示,他仍然是前进党成员。而6月底,他还将成立一个包括前进党在内的新的政治运动,“以加强塞尔维亚的团结和提高政治能力”。

武契奇辞去前进党主席一职并不令人意外。他早在2017年首次当选塞尔维亚总统后就表露过退意。尽管前进党目前为议会第一大党,但在去年4月的选举中,它的得票率从两年前的63%下降到44%,丢掉了60多个席位。同时,前进党的多年盟友社会党领衔的联盟自2014年以来首次被挤到第三位,被当时最大的反对党联盟超越。

不过,辞去党主席职务对武契奇而言,并不意味着党内声望的下降。过去15年里,他在前进党内部树立了极高的个人威望。 2022年大选中,他的个人得票率远高于政党得票率,也体现出塞尔维亚公众对他的认可。

北京外国语大学希腊研究中心主任、巴尔干研究中心兼职研究员、中国-中东欧国家智库交流与合作网络青年理事会理事钱颖超此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塞总统武契奇还是具有较强的民意基础,而且塞反对派当中尚无其它人选能与之抗衡。近日武契奇辞去前进党主席一职,一定程度上有利于他“轻装上阵”、争取更为广泛的团结阵线。

5月26日的集会上,武契奇再次向公众宣传了自己即将领导的新运动。分析多认为,这是武契奇按部就班推进政党重组的一步,而前进党将成为新运动的一部分,继续拥护他的领导。武契奇的亲密政治盟友、现任国防部长武切维奇5月27日接任前进党新任党首,印证了这种观点。

武切维奇为律师出身,是前进党元老之一,2012年到2022年一直担任塞尔维亚第二大城市诺维萨德市市长,2016年开始担任前进党副主席。武切维奇担任前进党主席后表现出对武契奇的尊重和忠诚,并表示前进党的政策不会改变。